独家 >   >  正文

国常会给小微企业“加油” 专项债发行或提速

评论

中小微企业是我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,纾困帮扶中小微企业,对稳增长、保就业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
9月1日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部署加大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纾困帮扶力度,加强政策储备,做好跨周期调节等工作。其中,会议提出今年再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,支持地方法人银行向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放贷款。

支小再贷款是再贷款的一种类型,创设于2014年3月。发放对象是小型城市商业银行、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等四类地方法人金融机构。

中小金融机构再将资金贷给小微企业,其利率相对较低。目前3个月、6个月和1年期支小再贷款利率分别为1.95%、2.15%和2.25%。

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

为应对疫情影响,2020年以来央行曾先后进行三批再贷款再贴现投放,分别为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、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、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,共计1.8万亿元。其中部分再贷款投向小微企业,支持小微企业从疫情中恢复。

央行在2020年四季度货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,截至2020年6月末,3000亿元、5000亿元两批基本发放完毕;截至2020年12月,1万亿元也全部发放完毕。

“2020年疫情爆发之后,再贷款再贴现成为央行纾困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,除了增加额度之外,央行还下调了再贷款利率。仅2020年一年,支小再贷款规模就由2832亿元膨胀至9756亿元,足足扩张了两倍多。”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高级宏观研究员王静文对本报记者表示。

从再贷款余额来看,截至2021年6月,支小再贷款余额为8882亿元,较2021年3月下降538亿元,而2021年3月也较2020年12月下降626亿元。对比2021上半年支小再贷款余额连续两个季度的下降,2020年支小再贷款余额均呈正增长,全年余额增加6924亿元。

广发证券固守团队的刘郁表示,相比2020年投放1.8万亿元再贷款、再贴现额度,此次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体现出政策支持力度在总量层面较温和。“而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约为6月支小再贷款余额的33.8%,可见政策对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力度较大,体现出政策的结构特征。”

反观中小企业,从两日公布的官方与财新制造业PMI来看,中小微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确实比较大。

8月官方小企业PMI回升0.4个百分点至48.2%,但已经连续4个月低于荣枯线;调查样本以中小企业为主的财新制造业PMI下降1.1个点至49.2%,2020年5月以来首次跌至荣枯线以下。

“中小企业面临的压力既来自供给端,也来自需求端。”王静文表示,从供给端看,8月原材料购进价格仍处于高景气区间,只是扩张速度放缓,PPI出现圆弧顶特征,商务部按周发布的生产资料价格也出现环比上升,这些都意味着小企业面临着原材料成本的上升。从需求端看,8月官方制造业新订单指数下滑1.3个点至49.6%,疫情暴发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,意味着下游的需求有所萎缩。”

王静文分析认为,中小企业是创造就业的主体,其经营状况不佳,必然会传导至就业端。

早在8月23日,人民银行召开金融机构货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,就曾提到“要坚持推进信贷结构调整,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,使资金更多流向科技创新、绿色发展,更多流向中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。要促进实际贷款利率下行,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。

结合本次国常会“今年再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,支持地方法人银行向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放贷款”的提法,刘郁认为,指向年内宽信用的重点支持方向在于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。“此次国常会明确提到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的数量支持,央行会议也提到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,也就是资金价格方面也有相应支持。”

此外,会议还将推动完善对受疫情影响严重行业企业贷款贴息及奖补政策。推动银行更多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。建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风险补偿机制,支持担保机构为缺乏抵押物和信用记录的小微企业提供担保。

“目的都是提升小微企业的金融资源可得。”王静文补充到。

专项债发行或提速

值得注意的是,会议指出,统筹做好跨周期调节。发挥地方政府专项债作用带动扩大有效投资。根据国际环境变化和发展实体经济需要,加强政策储备,研究和适时出台部分惠企政策到期后的接续政策,提高应对困难挑战的能力,保持经济稳健康发展和就业稳定。

财政部数据显示,1-7月,各地已组织发行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46亿元,约占已下达2021年额度的39%。

截至2021年8月末,新增地方债发行24082亿元,占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53.9%。其中新增地方专项债17748亿元,仅占专项债新增限额的48.6%。

国债方面,截至2021年8月末,国债净发行8471亿元,仅占中央赤字27500亿元的30.8%。

广发固收的肖金川表示,9月至12月政府债剩余额度较多。“由此可见,9-12月四个月内要发行全年51.4%的新增地方专项债,以及可能超过60%中央赤字的国债。”

市场预计,随着后期经济下行加大,下半年专项债发行将适当提速,基建投资增速将有所企稳甚至略有回升。

王静文则认为,在政策储备方面,财政政策或有前置的可能,比如将明年的一部分专项债额度提前到两会前发行,同时延长部分惠企政策的时间,如原定于今年底到期的两项货政策直达工具继续延期。“还可以根据形势需要下调存款准备金率,以低成本资金置换MLF,甚至考虑下调政策利率等。”

对于后续债市的影响,肖金川认为,这种定向政策对经济总量的影响相对温和,因而市场预期的波动,有可能大于经济的真实波动。后续长端利率仍有下行空间。

“在国常会释放定向宽信用信号后,重点关注地产相关的两个信用指标,即金融数据中的居民中长期贷款、地产城投发债净融资。” 肖金川解释到,当前政策聚焦于小微企业定向宽信用,地产融资约束没有明确放松,融资需求推升长端利率的风险可控。而碳减排定向支持工具尚未落地,定向“降息”存在想象空间(降MLF利率)。在充分“消化”定向宽信用信号后,长端利率可能仍然存在一定幅度的下行空间。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最近更新

所刊载信息部分转载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邮箱:zgcjwz@foxmail.com

联系我们| 中国品牌网 | 豫ICP备18040239号-1 营业执照  Copyright © 2018@. All Rights Reserved.